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舅舅的女朋友
舅舅的女朋友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都市激情
舅舅的女朋友 毕业后,父亲先给我找了一个保安的工作,让我先积累一些社会经验。

  没过多久,我嫌做保安工资低,又累,辞职了,跟我舅舅带过的一个徒弟一起学厨师,这彻底的改变了我的命运。我来到江北一家小餐馆里面上班,在这里认识一起上班的服务员,周娟,她有个好听的外号,叫燕子,我当时不知道的是,这个女人在我的生命中占据了怎样的地位。

  没上多久的拌,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开朗大方,美丽活泼的女孩子。我疯了一样的在她身上花钱,经常带她出去玩,她也不拒绝,我为她买衣服,首饰,她喜欢的我只要有钱,都为她买了,可惜,这一切犹如竹篮打水一样,并没有换来我期望的爱情。

  整整半年,我一个只有1000把块钱工资的小厨师,竟然不可思议的花掉了2万多块钱。那时候也染上了一个恶习——赌博,可那段时间也应了那段老话,情场失意,赌场得意,我竟然赢了1万多元,整整半年,我在家里拿了6000多元,加上我的工资,竟然什么也没有剩下。最后,我向她表白,却遭到了无情的拒绝,我心灰意冷,决定离开。说实在话,我对于厨师确实没什么天赋,一直做了4年,还是没什么长进,还是拿着那低廉的工资,而且好赌,也没存什么钱,最后,我舅舅看不过,把我带在身边,好好的调教一下我的手艺。

  他上班的地方也不大,只有4个人,其中一个是舅舅的远方表亲,我也得叫舅舅,但他比我还小,所以,我一直不肯叫。我刚到的时候,小舅舅已经和餐厅里的一个服务员,叫王霞好上了,王霞比他大1岁,可也不知道看上了我小舅舅那点,可能是他长得还比较帅气的缘故吧。

  我一直不太受女孩子喜欢,原因也很简单,一是我长得并不英俊也不会说话,平时都很沉默,还有就是我脾气不是很好,所以,我一直没交过女朋友。开始我对王霞并没有什么好感,她是餐厅的领班,感觉有时候有点飞扬跋扈的感觉,我还跟她吵过几架,但真是不打不相识,我和她很快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小舅舅人长得帅气,可他小小年纪却十分的花心,记得王霞也和我抱怨过,当时我十分气愤,那时候在我心中,王霞已经慢慢的留下了一个影子,我冲动的跟小舅舅打了一架。

  没过多久,小舅舅和王霞分手了,我开玩笑的说“王霞,我做你男朋友吧?”

  她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我却把这看成了一个机会,开始追求她。最后,她给了我明确答复,她爱小舅舅,不会和我在一起,将来想面对一曾经爱过的男人,还要经常见面甚至打交道。我一下陷入了尴尬中,此时,我已经完全迷恋上了这个看似刁蛮的女孩。

  恋爱的失败让我沉迷于一种极端的痛苦中,此时一种极端的音乐形式开始影响我,让我的思想开始变化,越来越邪恶,黑暗,甚至经常会出现一种自杀的想法。可我知道,我心中有一个执念没有实现,那就是王霞,我一直爱着的女人。

  我开始憎恨这个世界,仇恨周围的人,我总觉得周围的人都在嘲讽我,让我迷茫,不知道何去何从。

  最终,我还是决定了走一条不归之路。我给王霞打了一个电话,说我会到外地去一段时间,再走之前想再聚一聚,她没有戒心,欣然到来了。我找的地方是一家酒店,我开了一间房间,坐在沙发上等她,我早就准备好了一切的工具,绳子,迷药等等,我已经决定了,我一定要得到这个令我朝思暮想的女人。

  王霞如约而至,我倒了一杯饮料给她,里面加了我准备的迷药。王霞不防,喝下饮料后,很快昏睡过去。我把她的衣裤脱光,慢慢抱到床上,绳子绑好,慢慢的欣赏我的猎物。

  她的脸初看很平凡,可多看几次你会发现,她其实是个很耐看的女孩子,别有一番风味,有点婴儿肥,但腰肢不粗,腿修长,胸部不大不小。我慢慢爬到床上,轻轻搓揉她的乳房,乳头在我刺激下慢慢的挺立起来,即使昏睡中女人也抵 挡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。手继续向下,摸到了她的阴部,修剪整齐的阴毛呈倒三 角形,手伸进小穴一摸,已经有点湿润了,我的肉棒已经坚硬如铁,我慢慢俯下 身子,将肉棒对准她的小穴口,轻轻的插了进去,感觉她的小穴很紧凑,温润, 我慢慢的动了起来,昏睡中的王霞也无意识的发出低低的哼声,我开始快速的抽 插起来,王霞哼哼声音也快速起来,我没有坚持多久,射在了她的小穴里面。 我慢慢的为她穿好衣服,看着她因为性爱而潮红的脸庞,心中那黑暗的想法 再也无法抑制,心中一个声音疯狂的喊叫着,我要她和我一起死!我血红着眼睛, 手慢慢的卡上她的脖子……

从酒店出来,我直接打车直达江北,我一直知道燕子的情况,原因很简单, 她现在的男朋友也是个厨师,而且我们认识,所以我知道她的行踪。 我来到她们租房子的地方,这里比较偏僻。我直接敲门,开门的是燕子的男 朋友朱胜,我直接一刀刺在他的胸口,他一声不吭的倒下了,燕子尖叫起来,我 疯狂的向这个曾经伤害过我的狂刺……我知道我手上2条人命怎么也逃不掉,在 燕子租的房子里面找了一套朱胜的衣服回到了酒店,看着已经没有了气息的的王 霞,我的心中一阵失落,我该走了,我在她身边慢慢躺下,手上的刀用力的割开 了自己的脉搏……

【完】